正文

全国首例同卵双生活体供肝肝移植 灵宝男子割肝救兄

发布时间:2014-5-13 
 

昨日,郑大一附院住院部病房内,为救患肝硬化的同卵双胞胎哥哥张志红,弟弟张志峰割肝相救出外打工的双胞胎弟弟,听到哥哥已经到了肝硬化终末期,不顾亲人反对主动割肝救兄,切除自己63%的肝脏,移植到哥哥体内,给了哥哥第二次生命。

【事件】哥哥罹患肝硬化弟弟割肝相救

35岁的张志红和张志峰,是三门峡灵宝市阳店镇布张村一对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兄弟。去年9月,哥哥张志红被确诊为肝硬化终末期。

“你只能做肝移植。”医生叮嘱。可由于是O型血,张志红手术等待的供体一直无果。今年2月27日,哥哥张志红在妻子的陪同下,住进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(下称郑大一附院)接受治疗。张志红说,对于活着,他觉得每一天都是一种奢望。

昨天,郑大一附院肝移植科主任郭文治回忆说:“张志红情况非常严重,如果不及时手术,一年内将会不可避免地死亡。”张志红危难之时,弟弟张志峰挺身而出,愿意割肝救哥。

今年5月6日上午9点,弟弟张志峰被推进了手术室,哥哥张志红也进入隔离区准备手术。

10多个小时后,手术比预期的顺利,弟弟张志峰将63%的肝脏移植到了哥哥张志红体内,兄弟俩彼此安全。哥哥得救了,弟弟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。

【进展】俩兄弟预计两周后出院

昨天上午,手术后休息了一个星期,俩兄弟气色都挺不错。

在哥哥张志红的病床前,弟弟微笑着时不时地帮哥哥整整衣服,陪哥哥说说话。

“小时候每次和邻村伙伴打架,不是我先抱着人家,就是哥哥先抱着人家。”兄弟俩在病房里有说有笑。

弟弟张志峰说,小时候每次自己闯祸,都是哥哥帮自己摆平。对于他来说,哥哥就是他人生中的顶梁柱。

“自从知道弟弟要给我捐肝,已经偷偷哭好几十回了。”哥哥张志红止不住流泪,“第一次生命是父母给的,第二次生命是弟弟给的。”

昨天,主刀医生郭文治介绍,目前俩兄弟身体各项指标恢复得都很好,预计两个星期内可出院。

【科普】弟弟割去的肝三个月就能长回原样

郭文治主任说,“由于兄弟俩是同卵双生,彼此器官移植,就像用自己的东西一样自然,排斥反应相应较弱甚至不发生排斥,大大提高了肝移植手术的成功率,术后也不需要使用免疫抑制剂。”

郑大一附院肝移植中心党委书记张水军教授说,这俩兄弟的手术是全国首例同卵双生活体供肝肝移植。我们被这俩兄弟的真情所感动,经院方商议,决定免去一切治疗费用。

据张水军介绍,对于肝源供体,从统计上具有千分之四至千分之七的风险,活体移植手术向来把供体安全摆在首位。而这种风险,主要是术后近期的并发症等,远期来看影响不大。这次手术切除了弟弟约63%的肝脏,因为肝脏再生能力强,只需3个月就可长回原样。

张水军表示,医院每月都有因为等不到肝源而失去生命的患者,因传统观念作祟,很多患者都觉得做肝移植供体的风险很大。因此在供体和受体之间的矛盾非常突出,供和需的比例仅有1/30,希望能够多一些人进行器官捐献,这样可以挽救很多人的生命。

对话

弟弟:哥哥又能笑了

记者:做出为哥哥捐肝的决定,和家人商量了吗?

张志峰:这是我自愿的,不用商量。一开始父母亲很反对,担心我成了废人。可是“手心手背都是肉”,后来他们也就同意了。

记者:会不会担心自己的身体可能不如以前?

张志峰:不会,我只希望能尽量延长我哥的生命。

记者:用一句话形容你现在的心情。

张志峰:手术以后,哥哥又能笑了,我很高兴,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哥哥:生命中只有亲人最重要

记者:知道自己病情严重的时候,想过让弟弟给你捐肝吗?

张志红:想过。但因为是农村人,对肝移植不了解,经济上也跟不上。

记者:当你知道弟弟为你捐肝的时候,是种什么心情?

张志红:很害怕,因为手术毕竟有风险。

记者:你现在最想说的话是什么?

张志红:亲情无价,生命中只有亲人才是最重要的。

记者手记

手足之情感动你我

这对双胞胎兄弟,在考验亲情的病魔面前,为我们上演了一段何为手足情深的感人故事。

采访的过程,我被感动着,也被震撼着。

弟弟被推出手术室那一刻,只说了一句:“我哥怎么样了?”

当哥哥睁开眼睛的刹那,第一句话就问:“弟弟怎么样了?”

在采访的过程中,俩兄弟被针管扎着的手一直相互握着,不放开。采访弟弟时,哥哥在哭;采访哥哥时,弟弟也止不住流泪。似乎,彼此的心里,都承载了太多对对方的牵挂。

亲情无价,无价于我们一颗平凡而质朴的心;

血浓于水,留下了舍去繁花似锦之后的浓浓回味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